<noframes id="tfdzh"><form id="tfdzh"><span id="tfdzh"></span></form>

<address id="tfdzh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tfdzh"><form id="tfdzh"><nobr id="tfdzh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tfdzh"><form id="tfdzh"><nobr id="tfdzh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tfdzh"><nobr id="tfdzh"><progress id="tfdzh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<em id="tfdzh"></e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tfdzh">

        資訊中心

        廣告招募

        火熱的配送機器人,會“折”在風口里嗎?

        2021-10-08 14:37:11來源:高工機器人網 閱讀量:107

        分享:
          【物流設備網 國內新聞】今年以來,配送機器人領域不斷傳來捷報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普渡科技已完成近10億元人民幣C輪融資、云跡科技獲C+輪戰略投資、擎朗智能完成數億元C輪融資、優地科技完成億元規模B+輪融資、鈦米機器人已啟動科創板上市輔導……一時間,配送機器人風頭無兩,市場呈現出“百舸爭流千帆競”的局面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而類似的戲碼也曾在火爆的共享單車上戲演一回,風頭正盛時,摩拜單車短短6年時間就已融資12輪,被美團并購前的一輪融資為10億美元;ofo成立3年時間融資11輪,倒閉前的最新一輪融資也是高達數億美元。此外,站隊的投資人也基本是這一批:美團、騰訊、紅杉、高瓴等。現在,共享單車漸漸退出商業競相博弈的熒屏,而配送機器人的硝煙戰場才剛剛拉開序幕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那么,如火如荼的配送機器人是否會步上共享單車的后塵?
         
          “瘋狂”背后的抉擇
         
          不難發現,在賽道早期階段,配送機器人與共享單車的市場都都顯得有些“瘋狂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首先來看共享單車。2015年,共享單車開始興起,企業巨頭相繼下海,資本瘋狂砸錢,共享單車的蛋糕誰都想來分一杯羹。于是乎便出現了市場上精彩的商業博弈,ofo、摩拜、3Vbike、悟空單車、町町單車、小鳴單車……爭先恐后進入市場,從“萌芽”到“長成樹苗”,只用了1年的時間,滿大街都是五顏六色的共享單車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2017年,共享單車進入寒冬之境,隨處可見的共享單車倒在大路上,倒在臭水溝,也倒在了資本的泡沫里。市場洗牌加速,有實力的選手留了下來,現在共享單車已經初步形成青桔、摩拜、哈啰三足鼎立局面,其背后的資本巨頭分別為滴滴、美團與阿里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其次來看配送機器人。伴隨著“最后一公里”的興起,配送機器人走進了大眾視野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高工機器人產業研究所(GGII)數據顯示,2021H1,中國服務機器人領域融資事件43例,涉及資金約75億元人民幣,其中配送機器人領域融資金額占比為4.54%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在資本的催化下,這個賽道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,吸引了越來越多配送機器人入局者,如擎朗智能、九號機器人、普渡科技等企業,著力研發配送方面的全系列機器人。可口可樂、ZMP、百度等眾多國內外企業也先后加入,阿里菜鳥、京東、蘇寧、美團等也已經將配送的無人車系列產品用于無人送貨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雖然配送機器人入局者眾多,但尚未出現頭部玩家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從商業模式看,“租賃模式”是配送機器人和共享單車的共性之一,但彼此的客戶群又有著本質的區別,配送機器人主要面向B端客戶,共享單車則主要面向C端客戶。從某種意義上而言,TO B比TO C更為穩定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在科技屬性的加持下,配送機器人的價格遠超于共享單車。對于一些難以承受機器人換人費用的中小型企業而言,配送機器人的部分廠家會提供租賃服務,中小型企業將按月或按年收取租賃費用。例如在餐飲行業,有關報道顯示,市面上使用的大多數送餐機器人的價格在2至3萬元每臺,如果選擇租賃方式大概在2000到2500元每月,也就是每天80元左右,這種提供租賃服務的模式能夠減輕有使用意愿企業的資金壓力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事實上,一些配送機器人廠家已經嘗到租賃模式的甜頭。擎朗科技目前盈利主要是來自于智能機器人的出售和租賃,普渡科技也有部分產品通過租賃的方式來降低客戶體驗的門檻,實現銷售轉化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反觀共享單車,租金一直是共享單車的主要盈利來源。雖然前景廣闊,但由于資本瘋狂砸錢補貼市場形成了過度競爭,導致大多數企業一直處于虧本狀態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當資本對共享單車的思考開始回歸理性后,活下來的的企業也逐漸意識到共享單車盈利的重要性。2019年,哈啰出行、美團單車、青桔單車等紛紛開啟了一波漲價潮,效果顯著。滴滴、美團與阿里的相關業務已經開始回暖,尤其是哈啰出行最為顯著,2019年和2020年,哈啰出行的毛利潤已由負轉正,分別為4.18億元和7.15億元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由上可見,對于任何賽道而言,“理性”與“瘋狂”都是決定賽道健康成長的一把重要尺子,資本過多的干預只會增加賽道的風險,從這個角度看,配送機器人表現略勝共享單車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呵護”與“倒逼”
         
          從政府對配送機器人和共享單車的態度可以看出,配送機器人占據上風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2020年,發改委等六部委發布《關于支持民營企業加快改革發展與轉型升級的實施意見》。《意見》提到,在實施機器人及智能裝備推廣計劃中,便提到要擴大機器人及智能裝備在配送領域的應用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今年5月25日,北京市高級別自動駕駛示范區向京東、美團、新石器三家公司頒發了無人配送車車身編碼,并首次給予了無人配送車的相應路權。這意味著,國內首次實現了無人配送車的“持證上崗”,讓無人配送車擁有了關鍵的路權,填補了配送機器人監管和標準的市場空白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與配送機器人的有章可循相比,共享單車可以用“一地雞毛”一詞來形容。在政策的頒布上,共享單車企業行為倒逼政策發布。一開始,共享單車企業盲目入場,導致亂停亂放、堵塞交通的現象越來越嚴重。于是,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多地先后發布共享單車的規范文件,共享單車不合標準被連夜清場。即便如此,共享單車超額投放等老大難問題仍未根治,基礎設施建設和監管能力有待加強,行業可持續發展還在路上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綜上所述,政策的支持,無疑是對配送機器人賽道的肯定。政策的呵護,再加上國內市場的巨大剛需,以及商圈、超市、社區等場景的陸續開放,配送機器人已經集天時、地利、人和于一身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配送機器人是否會步入共享單車的后塵?政府和市場已經給出答案:在良好環境下成長的配送機器人,發展有著無限可能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原標題:火熱的配送機器人,會“折”在風口里嗎?

        版權與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物流設備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浙江興旺寶明通網絡有限公司-物流設備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物流設備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(非物流設備網)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第一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。

       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大块网